最造孽的是“造孽”两个字都不会写

幸福村村民刘二苟从小没有父亲,母亲找了一个男人顶门,谁知这个继父刘铁彪也是个混混,成天吃喝嫖赌不顾家,刘二苟白改了一回姓,他父亲姓项他应该叫项XX,可是硬是被改成了姓刘,可见,历史的渊源一直留传至今。

最造孽的是“造孽”两个字都不会写

刘二苟从小没机会上学,就跟着同村的马大胡子学泥瓦匠,后来也结婚生子,一辈子没文化也这么过来了,他的儿子刘晓鹤他也不让他读书,小学没毕业就逼着他学泥瓦工,刘晓鹤志存高远,一定要出去闯荡一番,也没征得父亲的允许,背了一个包裹,在家里拿了几个钱胡乱出门去了,一去就没了音讯。

我想在院子里做一个水泥金鱼池,在幸福村找到了刘二苟,彼此都很熟悉,我有时候到他们村去钓鱼,他见到我还留着吃一顿饭,中午休息时我请刘二苟喝酒,他突然很兴奋地从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信封对我说:“老先生,我儿子来信了,我不识字,您帮忙给看看。”

我很奇怪,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用这种落后的方式进行通讯联系了,网络视频手机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,谁还写信呢?我接过信封一看是云南一个偏远的地区,信的内容很简单,字也写得歪歪扭扭:

爸爸,我在外面遭爷,被黑工头骗到山里打石头,不准穿裤子,不给钱,吃不饱,不能跑,有狼狗,我们好多打石头的累死了。警察解救了我们,我快回来了,回来还做泥瓦匠。磕头!

我把信念完了,说:“你呀,当初就应该让孩子多读一点书,不然他何至于遭这个罪呢?”

刘二苟却说:“活该,这个狗日的不听话,偷偷跑出去,外面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吗?王妈妈胯里还有好果子出来!”

我说:“你骂你的儿子是狗日的也是合情合理,你不是就叫刘二苟吗?你儿子最造孽的是”造孽“两个字都不会写,他能有好日子过吗?你这一辈没读书是你的父亲去世早,你不该也让你的儿子成文盲。”

刘二苟强词夺理地说:“我不是让他读过几年小学吗?比我强多了!”

我说:“你真是农民意识,以前没文化可以学手艺,现在大学生都不能算文化人,你让你的儿子将来怎么活呀?”

刘二苟终于有些后悔了说:“我要是早认识您,我怎么也得让儿子读一个高中,现在后悔也晚了!”

我举着酒杯说:“现在认识错了也是一个好的开端,来,喝了接着干活儿。”

上一篇: 田螺 下一篇: 我和头皮屑的战争